• <xmp id="2eqg0"><xmp id="2eqg0">
  • English
    首页
    我院刘守英教授与复旦经济学院章元教授撰写的《需重视粮食种植净利润下降对农民种粮积极性的影响》一文得到国务院总理批示
    发布日期:2019-05-06

    我院刘守英教授与复旦经济学院章元教授撰写的《需重视粮食种植净利润下降对农民种粮积极性的影响》一文得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批示,该文是2018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应急管理项目“乡村振兴的理论、制度供求与体制政策保障———总体思路、目标模式与基本框架”(71841004)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《促进农民增收的保障机制与政策支持研究》(批准号:71841008)、《新时期扶贫开发理论与政策研究》(批准号:71833003)的阶段性成果。


    需重视粮食种植净利润下降对农民种粮积极性的影响

    2019年李克强总理在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指出“抓好农业特别是粮食生产。近14亿中国人的饭碗,必须牢牢端在自己手上”。结合近年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发现,水稻、玉米、小麦这三种粮食作物的亩均净利润已经从2011年的250.76元下降到2016年的负80.28元,2017年继续为负12.53元,油菜籽、棉花、烤烟、桑蚕、大豆等农作物的净利润也陆续变为负。2017年,只有苹果、甜菜、甘蔗、大中城市蔬菜、花生等少数作物维持正向的净利润。农民的大部分粮食作物已经不能获取净利润,第一产业外的资本和劳动力缺乏进入粮食种植领域的积极性,农户来自粮食种植业的收入显著下降。收入下降将直接影响农民的种粮积极性,从而对我国的粮食安全产生影响,需要引起高度重视。

    我们分析认为,三种粮食作物净利润由正转负的主要原因如下:亩均总产值略有下降,但亩均总成本显著上升,是导致三种粮食亩均净利润由正转负的原因;亩均产量微弱上升,而平均销售价格下降的幅度高于亩产量的上升幅度,是制约三种粮食作物总产值难以上升的原因;土地和用工成本的显著上升是总成本显著上升的关键,其中人工成本的上升尤其显著;用工成本的显著上升,主要原因是中国农村的剩余劳动力于2010年左右已经被基本消耗完毕;土地成本的显著上升,主要是农业补贴与耕地的承包权挂钩,导致耕地承包者可以不用任何投入就能够从土地中收益。

    粮食种植业净利润由正转负会产生多方面的消极影响:农户对于粮食种植业的劳动力投入积极性快速下降;粮食种植业的负利润导致资本不愿意进入粮食种植业,农民用资本替代劳动的积极性不足;导致农户的家庭经营收入增长乏力,严重制约了农民增收的步伐;粮食种植利润下降并由正转负,损害了农民的种粮积极性,并对中国的粮食安全带来压力。

    基于上述分析,我们提出如下政策建议:对种粮补贴政策和农村低保政策结合起来进行改革,区分种粮补贴对种植大户的“增粮”目标,和对普通小农户的“增收”目标;进一步提高农机补贴的覆盖面和力度;继续加大对粮食主产区省份的农业补贴和投入力度;加大耕地整理的投入力度,从华北和东北平原开始推进适度规模经营;加大力度推广土豆饮食文化,逐步将土豆从蔬菜转变为主粮。


   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 刘守英  教  授

   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 章  元  教  授

   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 段  文  博士生



    编辑:杨菲 核稿:陆美贺


    人大经济论坛 rdjjlt.org 人大经济论坛 bbs.www.szqidali.com
    欧亿平台